十年多前有兩年多有跑步,也跑了幾場半馬,但後來就懶了,所以自從10年+1天前的台北馬拉松之後就很長時間沒再跑了。今年初開始覺得太少運動身體不太好(也因為現在的工作,宅在電腦前的時間變長)才再度開始,不過十年的時間加上年紀變長,要恢復當初的狀況還真的是很不容易。從一開始跑500公尺,8km/h的慢速開始,逐漸增加長度,(但速度就不像年輕時那麼容易提昇)。以秋冬時恢復到參加21公里路跑為目標,但有時候也是三天晒網,所以夏天時(太熱體力比較消耗也有關)還一直卡在2000-3000公尺左右,偶爾到4000左右就覺得很累,整個沒太多進展(與跑步隔天進行的游泳比較有進展),然後這時後我十年前買的跑鞋穿了幾次以後竟然整個鞋底都掉了(聽說太久沒用會有這種狀況,何況是十年)於是就去買了新的跑鞋,算是增加一項驅策自己繼續努力的動力。

之後到了8、9月時就要開始報名了,這時才知道,今年的台北馬拉松改制度,變成有限名額要抽籤,因為擔心沒抽到,這樣會失去今年努力的目標(如果報明年初的,肯定又會開始偷懶),於是就找了11月底的早安台北,報了14公里的(想說半馬太趕了),如果台北也抽到,這個就可以作為前哨戰,不行的話,至少14公里也是個初目標。後來很幸運地有抽到。

然後開始看書和網路改進跑的姿勢,我想十年前我應該也做過這些事,但早就忘光了,學習比較(這裡用「比較」因為姿勢還有很多問題)正確的姿勢一開始會讓小腿很酸,第一次試才跑2000就酸了2、3天,一方面是需要慢慢訓練小腿肌肉,還有需要跑完認真拉筋和按摩,這些都是以前沒做過的(可能年輕時比較沒差)。

然後到了11月又決定買了tomtom的運動錶(花錢買裝備好像真的有助於增強運動的動機),可以方便記錄距離時間,最重要是可以直接測心率不用綁帶子(雖然我覺得不夠準,我在跑得沒有很累的情況下心率都飆到最大心率90%,但相對的心率步調還是有用可以提醒自己),這時大概比較習慣新的姿勢,可以跑超過5000、6000也不怎麼累,大致上14公里沒問題了。

11月底在大佳公園的14公里路跑,因為很久沒路跑了,不算很進入狀況,但畢竟是14公里算在能力範圍,所以雖然因為小腿太酸,步調愈來愈慢(很多時候不能用較正確姿勢來跑,跑完下午膝蓋很痛),最後又太早開始衝(主辦單位距離算錯,終點的牌又掛反,完全讓人誤會終點位置。另外還有供水站亂換位置不先講,很令人不滿意的一場路跑)到沒力,結果沒能達到9/km的目標,而且因為最後幾公里腿都很酸,覺得要再跑7公里不太樂觀。

跑完早安台北之後一個多禮拜腰就扭到又感冒沒好一直沒怎麼跑,只有照書上說作一些弓步、舉踵之類的動作,看能不能增加腿的耐力。後來總算練跑一次9公里,但也是跑完覺得腿很酸,實在對21公里沒啥信心。

 

但也沒辦法就到了12月20日了,早上四點多起來吃早餐,六點左右到現場,今天算是最近比較溫暖的日子,但早上還是頗冷,不過到起跑線附近時,因為人多,整個就不怎麼冷了。因為很擠大約晚了2分左右才出發。相較於10年前是直接進仁愛路,現在的路線是繞101一周再往仁愛路去(也省去最後還要上市民大道)這樣感覺很不錯,起跑點就正對代表性建築101,很有台北特色的感覺。與往常一樣,一開始就是人擠人,然後想辦法找出路,但因為沒啥信心,想說從頭到尾都跑完就好,所以也不急,就跟著大家的步調走就好,然後有個好消息是本來昨晚覺得之前的腰痛又變多了,但開始跑以後完全沒感覺。

正常來說,前幾公里應該是很輕鬆的,像在熱身差不多,但今天不妙的是,大約五公里還在仁愛圓環沒過多久,右小腿就開始酸了,這實在是很糟的消息,因為還有3/4不知怎麼撐過,只好開始有意識改以左腳起步,減輕右腳負擔(我雖然是左撇子,但並不完全,跑步的起腳還是右腳比較多),並且開始想著,大概必要時就只能不管目標,走一段來讓小腿放鬆了。但根據十年前那次台北馬(也是唯一次沒有「跑」完而是走完)的經驗,我一旦開始走就會整個不行,很難再有起色,每次看到有人走了一陣又生龍活虎跑都覺得很不簡單。

到了5公里供水站,人超多,拿水拿了很久,但也發現適時放慢一下,好像可以不會這麼酸,也許應該增加拿水的次數(本來打算每5公里左右一次就好)然後持續這個狀態看到東門,進入中山南路,以前的路線到這邊應該都還蠻輕鬆的,通常到明水路也都還不錯,但今天覺得一直在擔心小腿沒力,一直看錶注意跑了幾公里了,有時候開始適時換上「不正確姿勢」(用腳跟著地,對膝蓋不好),或讓大腿多動一點,讓小腿休息一下,總之是處在那種「恐怕要跑不完的擔憂」之中,另外就是發現來跑的人實力平均都很不錯,到這裡幾乎很少有掉隊(除非是去廁所之類)或變慢,我在早安台北的時候一路上一直超過在走的人,今天被超的機會比較高。

再來終於看到圓山大飯店,過了中山橋(這時發現上坡時用「不正確姿勢」的效益好像比較好,後面也就比照辦理了)過了水站稍休息後,進入10公里,這時先發現錶測的距離比實際路上標的多200多公尺,心裡總覺得有點影響,但隨即想到看一下一直沒注意的「步調」(因為覺得可能跑不完了,就好幾公里都沒在管了,慢點也無妨,除了注意跑離,最多看看心率,心率到這裡都還算很一般,畢竟我速度不是很快),結果很意外的,我前10公里的速度超過9.2km/h,當下速度更是到9.7km/h,完全不可想像,因為3週前我腿酸之後就降下速度,很快就掉到8開頭,沒可能一直維持這超過我目標的速度。隨即想到最有可能的就是,因為相較於3週前我降速還一直追過人,今天四周跑者的水準更高(其中還有很多是跑全馬的),所以我只是跟著跑速度就維持得很不錯了。然後再跑了一、二公里後,終於發現一個事實,跑9開頭的速度,如果上身維持平穩微前傾,不會比8開頭的速度讓腿更酸(心率是會高一些沒錯),甚至有可能更有效率,於是就繼續維持9.3-9.5左右,和四週跑者差不多的速度(但已經開始偶爾會追過人了)。

雖然這時左小腿也開始酸了(而且開始有點磨痛),但整體狀況維持得還ok,不比幾公里以前差,然後突然想到一件事,如果按照這個步調(9.2)跑完21.09公里,那不就是,賽前完全沒想的,超過自己的PB(最佳成績)了?(12年前太魯閣的 2:20:43,台北馬最佳是11年前的2:20:52)想到這裡,竟然從原本最悲觀的狀況,突然變成充滿希望有點熱血起來了。但畢竟還有7-8公里,小腿或其他地方會發生什麼事完全不敢說。

不過最樂觀的心情一下又被澆了水,看到前面有一群人跑在一起,才發現原來是一群人圍著配速員(pacer,第一次在路跑看到,真的是對跑者蠻有幫助的),但仔細一看,那個配速竟然是 2:30的。啥?差這麼多?雖然剛才也知道手錶計的路程似乎比大會的多了200多公尺,但也沒差10分鐘才對,另外也想到,因為自己晚出發兩分鐘左右,但即使這樣還是覺得差有點多,但總之,延續之前的熱血感覺,如果真想破PB,就不能繼續這個速度,於是加快超過了配速員(這時也不太管心率了,總之呼吸還很順)。

接下來進入提頂大道,這時候小腿已經沒啥感覺了,總之就是還能撐著,然後盡量保持姿勢,上麥帥二橋是一個關卡雖然累但上坡還算比想像中短(本子上的高度畫得蠻高的,讓我有點擔心),如之前一樣用不正確姿勢(半快走)的方式上,之後進入喝水站喘口氣,但這時已經有點接近那種慢下來就再也動不了的邊緣了,而且覺得我的錶上的距離和大會的距離越差越多(這個很嚴重打擊士氣),所以實際步調是不夠快的。(當然遠比我初預期還要快多了),然後總覺得「18公里」和還有「3公里」的牌子離好遠(但看網友的說法,應該是沒有錯,畢竟這個是有過國際認證,應該量得很仔細)不像是21.09公里的樣子。

當時覺得距離是有問題,所以覺得乾脆把目標放在9公里均速完賽就好(正常來說9公里完賽就可以pb了),畢竟也真的沒力了,而且我知道,接下來還有戲稱之為「地獄般的地下道」的基隆路地下道(10年前就在裡面徹底崩潰XD),所以還需要把最後一口氣留著,有了之前的經驗,這次用比較適當的速度下去地下道(以免腳軟),在地下道中的時候,全馬第一名的肯亞人已經從旁邊跑道衝過來了,速度超快的,果然又再一次輸給全馬第一了。出地下道的上坡雖然很慘,也算勉強用跑的度過,雖然很想加速,但今年跟以前不一樣,地下道還要到信義路再轉進來,所以只能冷靜(應該說也只能這樣了)維持一定速度,這時候旁邊有好多加油的人,但可惜完全沒力氣回應,雖然沒力再看心率錶,但也知道這時呼吸心跳已經開始超過之前了,完全只能靠意志力繼續一定速度前進(因為我跑步心跳本來就比較偏高,再衝有點危險)。一直到最後一小段市府路的時候,才看了一下時間,發現竟然才8:51分(還蠻意外的,我覺得應該差更多),也就是說理論上我一分多衝進終點就有機會破自己紀錄了,但可惜完全衝不起來,最後還是在8:53左右才到。

最後收到抵達時間簡訊,又比預想中早一點,我是算在8:52:56到,但是到底我是2分鐘多少進起跑點就不知道了,結果還得要等完賽證明寄來才能知道有沒有贏之前的成績了。

不過總之,成績比預計得好很多,今天狀況真是意料之外得不錯。希望下次能準備更好一些再參加,不需要用各種方法來撐(用太多不正常姿勢的結果就是下午開始膝蓋準備痛個一兩天),心率可以低一點,步頻再多一點。然後今年跑完送的食物好多,真不錯(上次早安台北就超級小氣)。

 

註:剛收到個人成績了,結果是2:20:54,就比之前兩個成績差一點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遠之聲:ffaarr的分享世界

ffaar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內木一郎
  • 抱歉離題,請留意後台私人短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