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又很久沒發文了,這是之前在ptt哆啦a夢版的文章。

--------

最近重看了短篇 〈hello宇宙人〉  覺得真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短篇。其中以趣味反諷的方式,從三組角色的不同角度(其實還包括火星人以及接近全知的讀者們),思考探索了「真」和「假」的問題,

該短篇的簡單劇情可參見 http://ppt.cc/IL30


劇情的一開始 比較簡單,  小夫為了吃免費吃香瓜,就去騙一個飛碟迷  円番 先生(名字的意思就是 飛 碟、圓盤)  看到了幽浮(  「什麼,又看到幽浮了?」,可見小夫常常騙他),小夫雖然是隨口說, 円番 卻煞有其事地把它記錄下來,還說要是有相片,就給他零用錢。小夫很得意的炫耀,胖虎也說要學他,他們還準備拍些假相片去騙他。

大雄則覺得騙人很不好,回來跟哆啦A夢說他們太惡劣,哆啦A夢卻不是批評他們騙人,而是說「太惡劣了,這種好事不早點告訴我」然後說要照真正的幽浮照片來這裡大雄和哆啦A夢的對話很有趣,

大雄:「你不是要拍假照片吧」

哆啦:「當然不是,要拍真的幽浮」「你認識宇宙人?從哪來的?」

「那裡來啊,就最近的火星好了」 「火星有幽浮嗎?」

「不是,是現在開始來作啊」   「這樣不是假的嗎?」

「不是假的,是要作火星人」   「火星人?真的有嗎?」

「沒有,現在才要作」          「那還不是造假的嗎?」


兩人差點吵起來,雖然後來哆啦A夢有解釋他要怎麼樣用道具「作出」「真的」火星人,大雄也接受了。但這段對話反映了一個問題,用道具作出來的火星人還能算是真的嗎?這跟直接作假的幽浮照片當然有些不同,但本質上的差異真的有這麼大嗎?

-------

哆啦A夢把道具送上火星後,大雄看到小夫胖虎在拍假照片, 不小心很神氣地說自己十天後會拍「真的」。  之後,因為大雄不小心入鏡,胖虎小夫 指責他說,你笑咪咪地站在那,讓照片看起來「很假」(其實本來就假的嘛)兩人想起大雄之前的話,就藉此說,哆啦A夢一定能拿出「很像真的」的幽浮來,因此要求加入大雄他們的造假行列,大雄說「才不是造假」不想透露給兩人知道,結果被兩人打,兩人還說「這也不是」(意思是 「這拳頭也不是假的」)


之後,終於在火星進化出了火星人,兩人非常高興,看到火星人父子對話著,他們討論地球上是否有人,聊到《宇宙戰爭》這本科幻書上所描寫會攻打火星的地球人,不過大雄他們聽不到對話內容。

而小夫和胖虎拿重拍的照片給円番看, 他卻說「不是不相信你們,但這看起來像玩具」胖虎還不小心說溜嘴「真的是也,下次要拍得更逼真的一些」  小夫急忙阻止


接著火星人的文明日漸發達,而拍照不順的小夫和胖虎整天跟著大雄,想要知道何時能拍出「真的」照片。大雄和哆啦a夢整天盯著銀幕等著幽浮起飛,也有點不耐煩了。

大雄說:  稍微看一下「真的」電視,改換氣氛吧。

哆啦A夢也贊成: 「幽浮戰隊」快開始了。


這裡我覺得藤子應該是刻意這樣形成有趣的對比。    他們在「假的」電視前一直守著想要看「真的」幽浮,結果等看得很無趣,還不如去「真的」電視,看「假的」幽浮,結果看得熱血沸騰。


也因此,兩人錯過了火星人幽浮起飛的畫面,不知道幽浮已經來地球了還繼續看電視,火星人看到地球的污染噪音和殘暴(兩人看電視節目裡的主角打外星人很高興),正如《宇宙戰爭》一書所述,嚇得準備回火星,結果恰巧撞到了 円番,作為飛碟迷的 円番 終於有機會看到 真的幽浮,卻因為這飛碟很小而認為它是玩具,反而很生氣地認為之前都被騙而 把它踢飛,剛好被小夫和胖虎看到拍下來,致力於造假照片的兩人,竟然拍到真的幽浮 ,感動得哭了出來。


看完電視節目的大雄哆啦a夢看到火星大批幽浮飛起非常高興,誰知是火星人準備逃離地球這個可怕的星球附近,自然也不會飛到地球來了。小夫胖虎最後拿著真的照片給 円番看,但就像是放羊的孩子一樣,完全不被相信。

-------------

整個故事結局相當諷刺:

一手「作出真幽浮」的兩人(大雄、哆啦)為了看假的幽浮(電視)而錯過真的幽浮,還搞不清是怎麼回事。

 一心想看到真幽浮,多次被騙的円番,執著於心中認定的「真的幽浮」的樣貌大小,以致於看到真幽浮時反而以為是假的。

一心想造假幽浮照片的兩人(小夫、胖虎)反而照到真幽浮的照片,卻不被相信,

而整件事情的「真相」,也只有讀者才知道了。


雖然不能確定是否是藤子 的本意,但這篇 引發了一些想法

人在追求「真」的時候,其實有很多種不同的情況。

包括本篇出現的 「原本沒有,就設法造出來的真實」  (哆啦作出的火星人,但結果偏離了預期)

「心目中追求想像的真實」  ( 円番作為幽浮迷的想像,也因此排除不符合心目中標準的真實)

 「設法作得很像真實的假東西」  (小夫胖虎設法拍假照片)

 「不如假像美好的真實」  (枯等幽浮還不如電視好看)

   「表面看到與刻板想像相合的真實」  (火星人看地球的表面印象,符合自己文化中原有的書籍對未知地球人的恐懼想像)

很多時候 身在其中追尋這些真實的人,陷於自身的觀點不知,而產生了從全知旁觀者(我們讀者)來看,有點荒謬的結果。  但現實世界中,除非是神存在,是沒有全知旁觀者的,很多時候對真實的了解追求,可能比故事中的角色更加片面、受限制和荒謬。    看了這故事中的種種情況,我覺得對於現實中的 「追求真」或「排斥假」, 多了許多反思的可能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遠之聲:ffaarr的分享世界

ffaar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林晴瀅
  • 「原本沒有,就設法造出來的真實」,我想到自證預言。

    「心目中追求想像的真實」 ,人們傾向相信他們原本相信的事情。

    「設法作得很像真實的假東西」,這讓我想到電影"搖擺狗"。

    「不如假像美好的真實」,我們在揣測他人的工作、婚姻時,很容易發生。

    「表面看到與刻板想像相合的真實」,如果把刻板想像換成片面資訊,就太多了。命理星座、股房市名嘴、風水玄學....

    所以我一直覺得,查明"真正的"歷史是很難的工作。
  • 謝謝提出的想法,比如「自證預言」,我之前沒從這裡來思考,可以思考的方向真的蠻多。關於「真正的」歷史的問題,我寫這篇的時候也沒有直接想到,不過我猜我心中的想法有影響到我對這篇哆啦A夢的解釋。我基本的看法是覺得,歷史學家不太可能查明「真正的」的歷史,即使有「時光機」也不可能。因為就算有時光機,人寫(或講)出來的東西還是透過自己的眼睛看到,頭腦接收,然後選擇覺得有意義的東西寫出來(如果有時光機,歷史研究可能就會變成像社會學、人類學那樣,要做田野調查研究,可能會比現在只看歷史文獻或出土文物會較接近真相,但一定還是會有偏誤)所以我覺得查明歷史的時候,應該先不要假設自己能獲得真相,而是努力在現有可得的資料中,找出最合理最可能的解釋看法。如果抱著一個事實上不可能的真正真相,反而有可能會像漫畫中的「円番」一樣,把「真」、「假」抱得死死的,而忽視了其他的可能性。

    ffaarr 於 2013/09/22 10:5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