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在最喜歡的二十部漫畫(上)中簡單介紹過藤子.F.不二雄的短篇集,其中幾乎篇篇都精釆,總能在短短的十幾頁的內容中(較長的會到二十幾頁)中發人深省。最近隨手重讀了幾篇,寫一下其中中篇〈牛頭族的餐桌〉的想法。

注意:下文記有作品情節、結局或其他相關內容,可能降低欣賞原作時的興致。
                                                                                                         
  內容簡介:主角所搭乘的太空船因事故在銀河系邊緣失事,船上只剩下他一人存活,且缺乏水和食物,但救生人員卻要23天以上才能到,正當幾乎絕望時,太空船漂流到了一個星球上,並幸運地被當地的一個女孩美娜亞所救。


  雖然覺得當地的人都吃些草和葉子之類的不好吃食物,但想到等23天就可以回去了,就可以吃最喜歡的牛排了,這段時間中和美娜亞在一起生活也過得十分愉快。

  但在人的聚落裡中生活了一陣子,他才發現了一件事,就是當地的牛會說話,而且在那裡,牛是主人,人是類似畜生,被稱作「烏斯」,被牛所馴養、照料(但人有較多的自由,也有自己的社群)以及作各種用途。(寵物、食用、勞動)

  一開始他因為不滿被當成畜生吵鬧而被牛族抓去,後來才因為確認他是外星來的,認定他可以獲得「牛族」的同等地位而不是烏斯。

  但隨即,他知道了美娜亞因為身體條件好,又長得漂亮,之前就獲選當年的牛族餐桌的資格。這是身為「烏斯」一生中最高的榮譽,被選者將會在一年一度的牛族餐桌上讓大家品嘗品評,如果特別好吃的會留名青史。美娜亞對於當選覺得非常的榮幸高興(獲知得獎時感動得哭了),並且非常小心珍視自己的身體(連被花刺傷一下都大驚失色)。

  主角知道了這情形之後非常震驚,試圖說服她以及牛頭族人,停止這樣「野蠻」、「殘忍」的行為。他們並不會完全忽視他的說法,而是靜靜聽並和他討論,但從每個人的嘴裡,聽到了一套完全不同的價值觀。讓他拼命辯解卻又聽得啞口無言。

「人和烏斯是互相依存的,彼此之間有深厚的感情。」「烏斯吃草、牛吃烏斯、牛死了就變成肥料來養活草,所以彼此之間是沒有抱怨的。」
「你說這是殘忍,但美娜亞有說不想被吃嗎?」
                                        
「所以說要善待烏斯,好好照顧他們,對於虐待烏斯的牛族要處罰。」
「沒錯,烏斯是很可憐的,所以要吃了他們來解救他們的靈魂」
                                       

  美娜亞也說:「為什麼要逃走?」「不被吃那不是浪費了嗎?」。雖然她也會怕死怕被吃,但對身為人的她來說,自己的身體假如不被人品嘗,享受,是一件比死還可怕得多的事。所以被吃,就好像小時後看牙醫把壞牙拔掉一樣,雖然會覺得害怕但還是要克服啊。
                                                                               
  最後,她還邀請主角說,一定要一起來吃我喔!你如果覺得好吃我會很高興的。(他同等於牛族所以被禮遇可以參加宴會)她還要求用特殊的裝置維持生命,讓她能一邊被燒烤被吃,一邊聽著大家的稱讚…

  最後主角試圖用暴力來阻止,但未能成功,眼睜睜地看著美娜亞帶著愉快的笑容進入餐桌的房間裡。看門的牛族問他「你要進來嗎?再不進來就關門囉!」當然是沒進去。最後一幕是,來救他的太空船把精神接近崩潰的他接走了,在太空船裡他心情矛盾地吃著最喜歡吃的牛排。


看完這篇以後首先最直觀的想法可能是,地球的人吃牛,那為什麼牛族不能吃烏斯呢?或者反過來,既然覺得牛吃人殘忍,所以我們吃牛也是很殘忍的。當短篇中牛族的一個領袖問到:「地球的牛族難道不吃烏斯嗎?」主角也被這個突如其來問題擊中要害,只好扯開話題說「這和那個沒關係啊」。此外,主角最後吃牛排時的表情,也表現了這個情境對比立場交換的吊詭。

但這短篇要表達的又不僅只於「吃與被吃」的問題而已。相較於地球上被吃的牛是缺乏思考或自主的能力因,最後身不由己被殺被吃,那個星球上的烏斯因為接受了一套文化價值,他們也許因為環境的隔絕,而對此沒有懷疑,看起來也不是很自由,但他們至少是欣然接受了,可以忍受痛苦而心存愉快的地被吃死去。因此,與其以人和牛的關係來看,其實與故事中更可以類比的,可能是人類不同族群間文化習俗和價值觀的差異。(當然,這裡的差異更為誇張)

        面對如此大的價值差異,主角才會面臨如此大的震憾(幾次聽一聽嚇得昏倒)。他認為「人是應該有求生本能」的,因此對於美娜亞的這種赴死態度無法理解,但美娜亞反而對於主角要勸阻她達成唯一人生意義不可理解。彼此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相差太遠而矛盾,兩人之間的不同價值似乎是無法溝通的。主角認為牛頭族「完全不能從他的角度思考事情」,但其實他也是同樣不能。對於整個星球來說,主角只是個過客,一個思想奇異的外來者而已。

         說不定,如果更多像主角這樣的人,進入那個星球吵鬧一番,會慢慢改變一些烏斯或牛族的價值觀,進而改變整個社會秩序,但這是變來「解放」,又或者改變的過程,其實帶來的原本和諧社會的破壞以及牛族和烏斯的痛苦?

        究竟面對類似這種驚人的習俗,該承認尊重不同文化所珍視的價值,還是應該依照某些所謂的「普世價值」來試圖改變「殘忍」習俗,是藤子在故事中沒說的,留給了大家思考的空間。

         不過在故事裡似乎可以看到,作者透露了即使價值觀是如此的不同,對話是如此之困難,主角和美娜亞還是能在感情上有共通可以理解共鳴之處,他們確實擁有在一起快樂相處的時光,而建立彼此的感情(雖然表達情感的方式不同,主角是想親她,她是要主角一起來吃她)而當主角勸說不成難過得大哭時,美娜亞也說「你這樣會讓我也覺得難過起來」;當主角很深入問她害怕與否時,她也才想起對於死的確也有害怕的一面(雖然如前所述只是像拔牙一樣)。

        也許因為在不同的價值體系下,任何的「理所當然」都可能變成荒謬,但最終真摯的情感還是真實可依存的。














創作者介紹

遠之聲:ffaarr的分享世界

ffaar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4
  • 感觸很深的一篇文章,點開了回應卻又不知道該從何下手去回應。
    也許當美娜亞來到地球的話,也會驚訝著不知所措,因為我們吃牛,
    與她從小建立起的觀念差異太大了。
    也許那時候她就能明白主角到她們星球時所表現的驚訝,
    沒有誰對誰錯,只是觀念罷了。
    雖然這麼說但是還是不斷在回想文章的內容。
  • leafy
  • 看完這篇,讓我想到英文裡面的"動物"和"它們的肉"通常是完全沒有關聯的字。比如cow/bull和 beef/steak 沒有直接的關係,吃著 veal/venison/mutton 也不會想到是小牛、鹿和羊身上的肉。所以對於"吃著其他動物的肉"和"吃著其他動物"好像就有很大的差別了。吃著 beef steak 好像就跟被殺死的牛完全無關一樣。
  • ffaarr
  • To:quartre
    嗯!的確是,我也覺得雖然平常總會告訴自己要開放地面對各不同的價值觀念。但一旦差距到這麼大的時候,我想也一定會像他們一樣不知所措。

    To:小葉
    這點的確很有意思,以前沒有想到過。語言的確應該會對人對肉類的概念產生影響。
  • ffaarr
  • 喔喔,這篇很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