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1998.4.1~3   大雪山森林遊樂區-----春遊和其他玩樂活動。

    幸福的感覺是什麼?我覺得在大雪山三天兩夜的春遊生活,就是對「幸福」二字很好的詮釋。

其實我和團裡的春遊是相當沒緣的,六年中的五次春遊裡面只參加了兩次。   

尤其是錯過了傳說中1997年的夢幻春遊,更是引為這幾年的重大遺憾之一。不過我覺得1998由紹剛肇寧主辦的春遊也不輸其他,絕對是一次十分精典的出遊。

和歷次的春遊不同,這次第一天搭車到了大雪山森林遊樂區之後,遊覽車就離我們而去了,幾天的活動都在遊樂區之內,因此沒有什麼行程要趕,時間十充裕。還記得第一天到那裡時已近黃昏,晚飯前就幾個人四處閒晃看看四周環境、有人在打排球、有人散步聊天、在森林的小徑上和人不期而遇,這種感覺就像是和團裡的人們在與世隔絕的山中閒適地生活一般。

晚上在一群人在山中小徑中夜遊,第二天早上大家十分閒適地去爬山,繼峰一路上還拿出笛子來吹,到中途大家還拿個風箏來放,這天天氣很晴朗,但因為是山上又很涼快,走路爬山都很令人愉快,到了傍晚有人在小屋旁玩遊戲,有人在看風景、有人坐著聊天,夕陽下是一片詳和的景象,晚上一間在打牌玩遊戲,另一間在寢室裡聊天說說心事,不一會熱呼呼的宵夜已經做好了。最後一天早上上天池,雖然景色並非絕佳,但在天氣陰溼寒冷的情形下,大家一邊打牌,一邊排著隊等著吃剛煮好熱熱的麵,更能感受到一陣陣溫暖。  

 

講到這次的春遊,更不能漏過各種好玩的遊戲。在去程的遊覽車後的牌桌上,發明了新的國樂版心臟病3.0,跟來居學的火鍋拳和警察抓小偷,在從天池下來的路上,大伙努力鑽研那「白痴造句法」,這些精典的造句,後來還在團刊連載了好幾期。當然這次春遊最不能忘記的大事,就是「殺手」這個精典的遊戲正式出現在國樂團,這個當時尚被稱作「黑社會」的遊戲,在這次春遊之後成為團內陶冶性情洞察人心的最佳利器。

除了這次之外,後來還去了一次2000的春遊,有溪頭、達納尹谷和阿里山。達納尹谷的河水清澈魚兒十分很可愛,可惜人多了點,乍雨後的溪頭十分清靜,走在其中十分舒坦,溪頭住在和1997巡迴的時同一家旅館,晚上在遊戲間大家打了一晚的牌,拿破崙、算命的、殺手都有。在阿里山則除了夜遊之外,一群人圍著桌子喝茶酒聊天,之後更有史無前例的近25人一起在幾個雙層床上隔空拼戰的殺手。

順便講講這幾年各種娛興遊戲的發展情形。在我大一大二時,有活動在外時,最流行的就是麻將了,尤其積積泓每次都會不辭辛勞地帶一副來,大家每到一處最關心的就是有沒有適合的牌桌,不過後來幾年就比較沒那麼流行。至於撲克牌方面,橋牌拱豬大老二一直都如日常必須品,心臟病和叫綽號這類的反應遊戲則是在大家精神還不錯時才能出現,超級排七曾經在某年巡迴時還蠻受歡迎的,99則在今年寒訓的99學園風潮的帶動下一度有不錯的表現,殺手則是大三春遊出現之後,人氣直線上昇,儘管時常一盤要花上半把小時,大家仍然樂此不疲拿破崙也是近來逐漸變得很風行的遊戲,在社辦一不小心有五個人就可以隨時開始打。講了那麼多,可惜就差「非洲十三張」和「懼高症」都還沒人肯玩過。[1]

團裡辦的玩樂,除了春遊,之前講過的迎新、之後要講的送舊、待會要講的中級班的種種活動之外,大概就是團慶了,團慶之前大多在社辦前吃吃蛋糕慶祝慶祝,之後則有球類比賽活動,讓大家能偶爾活動活動筋骨,最近一次還遠到烏來踏青烤肉,可惜沒能參加,除此之外團裡也偶爾會辦一些像慶生會吃火鍋包水餃小搞頭,也都蠻溫馨的。近幾年來除了春遊之外,活動部也開始舉辦期中出遊之類的活動,玩樂的機會也更多了,咱們國樂團又號「國際玩樂團」的確是名不虛傳的。

 

十二、1998.5.22        教學觀摩與教學部

 

說起來我也算是教學觀摩的常客了,演出有6次、評審一次,只當觀眾也有三次,為什麼獨獨這次印象最深刻呢!說起來有點不好意思,因為這天把嗩吶、學了幾個月的二胡、和大二以後喜愛上的民歌結合起來自己編曲演出,雖然拉的吹的唱的都不算好,還是蠻令自己高興的。記得當天最有趣節目就是小肥和致豪聯手的矇眼睛敲《彎彎小鐮刀》二重奏,十分精彩。

大一時蠻少注意教學部的活動,只有定期教小徒弟而已,加上我這幾年教的小徒弟十多個幾乎都沒有留下來,就也很少能讓他們上臺的機會,一下時才第一次在臺下看教學觀摩,才決定之後要讓小徒弟和自己多多利用這個上臺的機會,後來的幾次,就常把自己最近嗩吶練的還不純熟的曲子拿到這來發表,後來大三學了點二胡,也就常利用這個機會上臺玩一玩,因為這個場面比較輕鬆,壓力不大,偶爾還可以發揮點創意,感覺蠻好的。

國樂團和許多音樂性社團很大的不同,就是有教學班的設立,讓以前沒接觸過國樂的人也能入團學習,常常教學部的人就佔了全部團員的大部分,成為中級班團員以及幹部的重要來源之一,為了達到這種目標,每年教學部幾都能儘可能想出新的點子,來增加教學的成果,使他們能早日加入中級班樂隊,並且努力留住這群新生,讓他們能及早融為社團的一部分。

這一類的點子,像是96年度推出的新生手冊[2]和上課登記本、97年的分家活動[3]98採用分組教學成果檢定並定出指定曲以利教學、99年的大班教學以及教學班小組、[4]2000 年度時又再度採上課出席登記的制度,此外更是達到教學觀摩節目數超過40的輝煌記錄,像這學期又有個叫師徒大會的活動,感覺也是個蠻棒的新點子。

教學班一方面為團裡帶來社費收益及較多人氣,但當然同時也要花費許多人的時間精力,早幾年教學部存廢的問題還曾經被提及,不過這幾年來由教學班進入幹部群及中級班樂隊的人相當不少,這樣的問題似乎也就不再是成為問題了。能一直看到一些由初學開始的團員因努力不斷進步,且逐漸地融入社團,實在是感覺很棒的事。

 

十三、1998.5.28     活大禮堂  ----中級班    

   這天是中級班近年來(說不定是創班以來,目前尚未知)第一次整場自行演出的成果發表會,當然上學期和北市師的合演也已經很類似了,這兩場的音樂會都可算是這幾年來中級班蠻重要的發展。說起來我真正較完整地參加中級班的活動,其實也就是在這一年而已,由我來寫中級班的事應該是掛一漏萬,但它又很重要而應該要講,所以只能大概講講我知道的部分了。

記得我剛進大一上時,只聽說有個中級班,也不知它是什麼,也沒看過它的表演和團練,據後來聽說,當時積積泓經營中級班蠻辛苦的,團練的人不太多,常常必須靠樂隊的人來支援。到了一下時自己有去在教學觀摩時上了一次傜族,那時感覺氣氛還不錯,人比較多的樣子,那時中級班主要的活動,大概包括了開班大典、團練、音樂欣賞、還有不定期的慶生會等等。

    我大二時,雖然還是很少去中級班團練,但常常可以感受到班主任倫嘉(自這一年開始班主任就常被稱作老闆娘)非常積極熱心地經營中級班,為了營造更溫暖的氣氛,增加了很多活動,像是在週末時舉辦中級班出遊,並開始出中級班班刊,此外,還爭取中級班在期末公演演出(當時這個問題討論的蠻熱烈的),逐漸把中級班凝聚得很有向心力,人數也日漸增加,有了這樣的基礎,才能有接下來熱絡的一年。

    我大三上時,中級班主力的實力水準已相當不錯,且人數大約近三十人,因此這學期練了較多也較大的曲子,在當時中級班指揮之一的小巨人引線之下,中級班和北市師國樂社,在北市師中正堂舉行了一場聯合音樂會,由於當時中級班較缺二胡,而北市師則只有胡琴比較多,所以以合演的方式頗為適合,演出的表現也算不錯。

    到了下學期時,大家更向自辦一場音樂會挑戰,也因此曲目的負擔更為增加,

,而當時對二胡來說非常困難的《雲南山歌》,當時一度成為爭議的焦點,還引發了在網路上的一些爭吵,不過後來在大家的努力之下,雖然最後上臺時我們二胡在快版還是混過去的,整體來說還算演得可以,其他合奏如《傜族舞曲》還有其他一些獨奏、彈撥合奏的表現也尚都不錯,算是集合了大家長久心血的一次不錯的演出。而之後,中級班在在期末公演的演出心願,也在下期末由樂隊中級班合練演出《傜族舞曲》的方式達成了。

接下來的幾年我就極少去中級班了,詳情如何我也都不大曉得,只能大概談一下。98上時,本來有文卿、嘉怡兩個二個班主任,但後者後來就沒來了,加上當時不少之前中級班的主力進入樂隊,一時之間中級班變得有些青黃不接,不過上學期仍舉辦了一場小型的中級班音樂發表會。到了99年上學期,中級班的狀況有所好轉,近來首次在期末公演中,由中級班獨自演出一整首《江波舞影》。到了00年度大鉤作班主任尹芳指揮時,更是除了在期末公演及推廣演出之外,參加了音樂比賽絲竹組獲得甲等,中級班再度進入一個新的興盛局面。

 

中級班各年班主任指揮及參與演出情形

     班主任      指揮   中級班音樂會期末公演教學觀摩迎新推廣比賽 

95積積泓      照博                           O

95                                        O

96上倫嘉        小葉、攸蕙                      O

96                                        O

97上如君        小巨人、澄祐     O                                  

97           小黃、健瑞      O     O          

98文卿、嘉怡健瑞、致豪、冠吟 O                     O              

98文卿       健瑞、致豪                       O                                                    

99惠雲       駿國                    O        O         

99          甦農                             O

00大鉤       伊芳                    O        O                

00                                O                    O    O                                                  

 

十四、1998.10.10一活大門口:從219405

 

這一天起了個大早,還沒八點就第一個趕到了219,看到學校僱的卡車已來

了,趕快急忙開始將這一兩週以來大家花了不少時間整理出來的東西,一箱一箱地往舊活的大門口搬,看到其他社團已經來了不少人,並開始大搬特搬地搶著排在前頭,真是直嘆「怎麼還沒人來」,還好在搬了幾箱之後,大家也一個個出現開始搬東西卡位,頓時各團的「行李」在舊活門口排成了長長的隊伍,等著上車,平時一些從沒聽過的社團也都出現了,真是熱鬧的很。

這一天發現一件事,就我們團裡的東西還真是多,樂器、譜、檔案、團服、書藉、音樂資料、還有各種雜七雜八的東西,加起來大約一共裝滿了四、五車才裝完,活動中心的管理人,還為此頗為吃驚,光以物品的數量來看,我們實在是足以稱作臺大的第一大社團。那天本來還想把219的桌子給搬到新社辦的,結果在上車之前被攔下來,結果咱們在405過了好一段沒桌子的日子,大家只好把多的板子架在圓凳上,就成了臨時的桌子。

在漫長的排隊和搬運之後,終於大批的物資全送上了車子,219和它的周圍頓時變得很空,剩下幾張老舊的桌椅,和平常看不見的班駁牆壁,不禁感嘆才第一次看清楚219的原貌,就是要和它分離的時候。當然感嘆懷舊的時間也不能太久,就急忙趕到新活動中心去接應行李,在那也早有我們的人嚴陣以待,很快地把一箱箱的東西往上搬,那時還真慶幸二活是有電梯的。

東西到了新社辦之後,最重要的事便是如何擺設新社辦,在sgb的主持和大家的討論下,決定了大致的社辦佈置方式,並開始擺設;之後當天樂器櫃的板子也送到,大家都十分驚異於那板子可憐的厚度,把樂器放上去就發現已經下凹了,預料崩壞將是可預期之事,唉,真沒想到就已經發生了。開箱子、整理東西花費了大家許多的時間,把之前貼起來的箱子一個個畫開,並讓書藉、樂器、資料、譜等等如何各得其所,還有不少資料則送上九樓一直都還沒打開呢!

順便說一下當初二活分配的事,當初原本學校規畫二活的時候,曾聽說每個社團只能被分配到一桌一椅一櫃,其他包括練習、聊天、聽音樂等等都必須在公共空間,換言之,將會是一大堆社團共用一間社辦。當初我們聽到這個消息時,真是如喪考妣,沒有自個兒社辦的國樂團還像是國樂團嗎?幸好後來各音樂社團協商的結果,把四樓原本分配為各社團放置樂器的幾個房間給分了,才有現在的405社辦,所以我們的正式團址還是在九樓,那裡還有我們的信箱和一個櫃子,裡面有不少的舊資料和獎牌等等。

     總之,這天在大家的努力之下,終於完成了搬家這件事,國樂團也邁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十五、1999.12 .8  二活405   405 

記得那是我第一次感覺到405開始變亂了。

剛到405的時候,發現除了團練那天之外,平常真的好少人喔!二活的距離和不便[5]成為強力的人氣殺手,中午來社辦的人變少了,沒事會來社辦晃晃的人也少了,時常搭電梯到四樓,走進走廊,發現社辦是一片漆黑,心就沉了下來,這和在219時的感覺不同不同,在219時比較能期待隨時會有人會經過就進來看看,405則到社辦一趟由來到走,都只有自己一個人,讓來社辦的那種愉快感覺失色不少。正因為如此,以前在219的時候每天掃地都沒法維持整潔的社辦環境,現在卻反而變成如何也亂不起來。還好才過了兩個月,情形就有所改變,雖然社辦很亂並不是件好事,但當時我還真的是以很高興的心情在日記本上寫下了這件事。

之後405的氣氛就愈來愈進入狀況,雖然平常在社辦人數仍不能和219相比,但開始有一些習慣常待社辦的人,若不是早上或假日,獨自在405的機會變得少了。到了99年上學期時,社辦又增設了電腦,更是為社辦帶來熱鬧氣氛的一大轉機,一些電腦遊戲,像早期的 baku啦蟲蟲釣魚啦啦,還有後來的皮卡丘排球,最近的上下樓梯系列,都成為大家來社辦時的重要的消遣,最風行之時,一度有點搞到大家來社辦不思練琴,不過由於電腦不時會壞掉,這方面的影響力後來就減少了不少。

撇開交通便利的問題不談,405的環境其實是比219是優渥多了。空調雖然偶爾會壞,不過在炎炎夏日還真的能感受到新舊社辦的明顯溫差;社辦的空間寬敞,除了團練的日子,很少發生塞車的情形;一個人在社辦時,除了隔壁偶有悅耳的鋼琴聲傳來之外,是幾乎聽不到一點雜音的,雖然有點寂寞,但放起音樂、玩玩樂器都很自由自在,頗有與世隔絕之感。個人樂器練習室雖然少了點舊活在走廊練琴的人情味,不過像對練嗩吶的我來說實在是個福音,至少不用忍受練習時旁人的難看臉色,不過那個會讓人眼花的牆壁還真是令人不敢領教。

人多時的405更顯出它的活力,一群人坐在桌子旁閒聊雜談,有人拿起樂器來撥絃兩三聲,也有定力特好的人喜歡在社辦念書,有時可放放音樂分享討論,剛好有四五個人都閒著就可以開桌打牌,最近還開始流行起下棋。團練之前是405最熱鬧的時候,這個時間社辦內經常一位難求,一堆人抱佛腳練琴翻譜,一些人則切盼著代買晚餐的到來,其他人則聊天聊得正高興,大家對於405的感情,在每次700時聽到「團練了!」,大家卻在仍在社辦不忍離去的情形中展露無遺。:)

    其實覺得自己花在405的時間還不夠多,相信比我更了解它的人應該不少,也許由常駐的阿虎或小狐狸來寫會更有意思呢!   

 

十六、1998.12.19龍安國小-------推廣

    目前所知,國樂團以前沒辦過同樣的活動,到附近的中小學表演推廣國樂,這年在指揮小巨人和團長澄祐的的帶領下,開始舉辦這樣的活動。因為這次推廣的需要,團裡開始接觸到很多相當通俗的曲子,像《小丸子》、《聖誕鈴聲》、《鐵達尼號》、《小美人魚》等等,記得第一次團練這些曲子時,真是覺得蠻新鮮有趣的。

推廣當天大家一大早到團裡搬樂器,由於樂器車是由學生家長提供的車子,大家還真花了不少精力來「塞樂器」,而這天就像後來的幾次一樣,連演了兩場,有些曲子加安可演了好幾次,感覺還真是蠻累人的。演出時最大的震撼,就是小朋友們的熱情,尤其是低年級的小朋友,雖然聽音樂的秩序常常不太好,但是其叫喊聲、掌聲都足以響徹整個場地,比起來高年級就稍稍冷淡些。再加上那天有派出許多人在臺下發糖果帶動唱,帶動小朋友的氣氛,還有反應熱烈的有獎徵答活動,所以整個的氣氛感覺十分不錯。

    之後的這幾年內一共還有五次的推廣,古亭國小、金華中學、國語實小、信安國小都曾有我們的足跡,演出的情形大約也都大同小異,一般而言小朋友們的反應都很不錯。

推廣活動的很重要的角色之一就是主持人,第一次的啟正和雅靖,以及後幾由劭聿分別和好幾個人搭配演出,感覺每次都能把現場帶得有聲有色,連臺上的我們都能覺得還蠻好笑的,十分不簡單。

不畢竟這種形式的活動,團裡要付出的心血是不少的,因此這幾年來大家對於像是這種演出的意義何在、對團裡是否有所助益等問題的討論也十分多,此外團員個人參與的意願也都不同,尤其這類的的曲子和演出形式,對一部分人來說吸引力比較小些。這類的活動是否能延續下去也許還是未知數,不過無論如何它都會是團史上一個有意義的嘗試。

除了到國中國小的推廣之外,其實經常有的一些戶外演出其實也頗具有推廣的性質。記得大一時有一次在大安森林公園演出,那次是臼桑和大阮妹作主持人,氣氛不錯,不少散步的人都被吸引過來,不過那天最有趣的事就是,因為時間事前沒計算好,加上主持人十分幽默風趣的講解花了不少時間,最後因為時間不夠用,而取消了好幾首本來要演的曲子。還有一次在大三時的校慶音樂會在醉月湖旁演出,結果舞臺不好風大吹得譜架譜夾又亂吹,弄得一團糟的,演出效果也很慘。還有一次市府廣場演出,就感覺比較好一點,舞臺和音響比較有設計過,不會有拼足全力卻無聲的感覺,觀眾也還不少,不過相較於當天其他社團的演出,感覺音效上仍然差了不少,戶外演出的技術上困難,對國樂團來說是還得要努力克服的。

 

十七、1999.6.26   送舊、畢業、校友團  

     下午才演完畢業音樂會兼校友團音樂會,晚上就參加了送舊,這還真是相當充實的一天。     

    最早參加送舊是在大一,當時好像連送舊是要啥都還搞不清楚就被找去參加了,到一家吃到飽自助餐吃吃喝喝就沒了,人也不太多。第二次聽說是在大安公園,不過那天有事沒去。後來大三的那次在師大附近的一家店,感覺就比較精釆了,不僅人很多坐滿了一整間店,一些整人的玩意兒也出現了,還有一些有趣的競賽,大家真是玩鬧得很開心,自此以後,送舊總要玩一些整人的遊戲。大四那次,也就是我自己被送那次,在一個pub的地下室,大家親手做了很多好吃的東西,場面真是十分溫馨,而且那天來的人很多,從老到小都有,記得那天出現上下六屆的社長聚集一堂的盛況,總之是氣氛蠻好的一次。去年也是在一個地下室pub,那個踢球的小遊戲讓大家樂此不疲,由尹濟來唸大家的畢業祝賀詞十分好笑,還有不知道是那個人給每個人都寫「精忠報國」。最近一次則是有那個一發不可收拾的「萬派齊發」和李育明的精典打公雞。

    畢業音樂會,不知是何時發明的,記得第一次參加是在b82那屆畢業的時候,當時只是上去幫他們樂團伴奏一首,印象最深刻最好玩的,是他們除了大的協奏曲之外,每個人的節目是採當場抽籤的方式來決定演出順序,此外還舉辦抽獎活動,還真是非常有趣。

之後b83沒辦,到了我們這屆在寒假之後就開始討論就決定要辦,並剛好與當時開始運作的校友團搭上線,一同演出,除了合奏曲和大家的獨奏之外,還加了合唱、短劇等等,十分熱鬧,那時自己還花了好多時間編寫了一首大雜繪的嗩吶曲演出。演出之前的那段日子還真是豐富到爆,幾乎每天都有團練、練合唱、排戲,真是蠻令人懷念的。

接下來的兩年情況大概都採蠻類似的方式來舉行。去年的勁爆短劇令人印象深刻,像今年則是上了許多團裡沒上過的大曲子,像是《蘇武》《祝福》,雖然是練得七葷八素但卻很滿足。

校友團,故名思議就是校友的團,之前從大一就一直聽說過這個組織,不過好像沒什麼感覺到它有運作的跡象,到我大四時,雅君接團長,回國的何桑來帶指揮之後才開始運作,這幾年大多和大四生合練,一方面可以吸收新團員讓校友團更加發展,而許多非校友的團員也因此常常能來共襄盛舉,除了和畢業生的合演之外,有時校友團也會找一平常很少機會練的小曲子來玩玩,像是《冬月》、還有一次把《廣東民謠組曲》的幾首拿來練,都是蠻有意思的。

校友團的特色之一就是常常團練之意不在樂,在乎吃飯之間也。因為常常團練時會因為人來得不夠多,一群人就只能聊天講話敘敘舊,到了時間就去吃一頓好吃的,也有不少人是到了吃飯時間才來的。這樣雖然看來好像很頹廢的樣子,不過若非是以「吃飯團」這麼有彈性的運作方式,經常事情繁忙的校友們,又如何能讓校友團如此運作不斷歷久不衰呢。

 

十八、2000.某一個週三    二活大團練室我在樂隊部的日子

 

記得有次團練時赫然發現,團練的人數竟然突破了六十人,其實對於最近這三年來說,團練動輒超過五十人應該還算是見怪不怪,在新活的大團練室,常常發生的問題不是人太少,而是椅子太少、空間不夠或人多太悶熱,這實在是以前在舊活的時代幾乎無法想像的,現在就來談談這幾年樂隊的事吧。

記得剛進樂隊的時候,聽說我們這屆進樂隊好像還蠻多人的,不過感覺起來平常團練的人數不大多,大概是三十五人上下,出席率平平加上期末演出曲子都蠻大的,有《新婚別》、《西北組曲》、《西雙板納的晚霞》等等,期末公演起來感覺是有些驚險,到下學期的「秋原月夜歌風韻」[6]更是練得蠻辛苦的,那時候下學期的期末公演和巡迴是分開的兩個活動,期末公演是在期末考之前,在比賽之後僅兩個多月時間,所以演出的情況較為不理想。

大二時那屆進來的人也蠻多的,但平常團練仍是約三到四十個人,上學期的《汨羅江幻曲》是那一代人的共同回憶,練時雖然非常累人,演出的也有些驚險,但最後卻給練的大家不錯的感覺。下學期的期末是和師大合演,最後還有一週到師大加練,算是這幾年來蠻特別的方式。對這年的樂隊還有一點印象深刻,就是那年的彈撥部應該這幾年以來實力最整齊的時候,當年《雪蓮花》及《流水操》的彈撥樂段,想起來都十分令人感動。

大三時第一次團練時曾出現了8把琵琶的盛況,但不久新生就流失了不少,上學期的團練,常常一不小心就剩下二十多人,三十多人就覺得還不錯,很少能到達四十人以上。上學期有很多春[7]的那場演出狀況因此不是很好。到下學期樂團就比較進入狀況,大一又新加入了不少團員,加上期末公演和巡迴合併,因此有較多的時間來慢慢練曲子,因此雖然曲子不少,像是《白蛇傳》、《塞外隨想》等都蠻大的,但這場「大陸巡迴行前演出」還算是演得不錯。

大四時在小巨人不錯的團練氣氛和比較嚴格的要求下,團練的人數逐漸上揚,並且逐漸保持穩定,之後的這幾年,雖然偶有波動,但是坐405060似乎成為蠻平常的情形了,出席率高,練習的效率也都不錯,因此大體來說這三年的演出水準是比較好的。

98年上的穆桂英對於不熟悉戲曲的大家來說算是新的嘗試,從第一次團練時幾乎無法走下去的情況,到期末公演已經頗有水準的表現,大家著實費了不少苦心,此外《秦兵馬俑》這個大家的夢想也在這學期的期末實現。下學期除了巡迴的那些大曲子之外,練《管絃絲竹知多少》也花了很大的功夫,不僅是各獨奏技術不易,各段落之間的接合也是費煞功夫。99年上學期除了主打的《難忘的潑水節》之外還有《紅樓夢組曲》、《誼之風二號》等等,但由於練的時間不夠及效率不彰,在藝術館的表現並不十分好。下學期的巡迴之前談過了就不多講。

00年上學期時練了《紅旗渠》和《秋》,都算是之前十分夢寐以求的曲子,不過有點覺得練了《紅旗渠》才覺得似乎是用聽的比練它還有意思一些,《秋》則是音準等技術方面尚嫌不足。下學期的期末公演的曲子非常地的多,[8]團練情形尚可,練得也很辛苦,演出時也還算是發揮的不錯,不過蠻可惜今年沒有巡迴四場,有些好曲子沒能有練得更好的機會。

    既然題目是我在樂隊的日子,當然應該要談談這幾年和我和嗩吶組的情形。剛進團裡時,有個入團大典,就像現在入樂隊要演給指揮聽一樣,蠻令人緊張的,不過那時候我還是是吹笛子的,但那之後用笛子團練也就只有一次,之後就開始練嗩吶,碰了中嗩二週之後就開始團練《西雙》的中嗩,連第一個長音都吹不準,惶論後面的四連音,真是相當慘不忍睹。

我剛進樂隊時時,之前嗩吶的齊孝軒和張佳傑正好是要淡出嗩吶的時候,因此常團練都只有一個人,當時期末演出時張佳傑還會來,比賽時則由小巨人來吹中嗩,但最後到巡迴時就又剩下我一個人,還真是蠻悲涼的,二下時李育明出現,才又有夥伴,不過他那時不像後來那麼常來,行縱時常飄忽不定,後來到巡迴時又是只剩我一個人,上臺時一次得抱二把高嗩、中嗩和低音管。大三時嗩吶還是一直很不穩定,像下學期末公演時,同一把中嗩一場居然有四個人吹(我、小葉由指揮兼管中嗩、小巨人、志岳是笛兼中嗩)

    大四這年的確是嗩吶組的轉折點,這自然是因為超強惠雲的加入,其實在升大二去聽二校音樂會時,就覺得她吹得很棒,曾暗自盤算她再過二年可能可以進臺大,沒想到還被我料中。此外再加上志岳、復出的李育明、新加入中嗩的杜冠勳,下學期又有國賓加入次中嗩,才能在巡迴時排出六把嗩吶的秦兵馬俑。之後黑豬的加入更是如虎添翼,這兩年嗩吶組的狀況就一直很穩定,讓我都可以去練吹次中嗩了,這還真是當初所想像不到的事。 

 

六年來樂隊演出曲目:[9]

  1995

電視主題組曲、北方民族生活素描                       豫北敘事曲

摘蘋果的時候、林中夜會、新婚別                         雲南回憶二     

 第一西北組曲一二、正月鬧元宵                       山茶花、三六

西雙版納的晚霞一、二、劍魂、阿細跳月            二泉映月、歡樂的邊寨                                                                                                                                                                    

1995

誼之風一、二號、正月、二月、八月、冬月         林中小憩、歡樂的夜晚

秋韻、漁舟凱歌、詩韻三章、童年的回憶、喜盼           二泉映月(胡齊)

西雙版納的晚霞{}、瑤族舞曲、劍魂                     奔馳在千里草原                

96

正月、西雙版納的晚霞         倒垂帘、葡萄熟了、火把節戀歌、陽關三疊(彈)      

長安社火                      絲路駝鈴、瑯琊神韻、桑園春、歡樂的邊寨、

汨羅江幻想曲、            、密林深處、花好月圓、揚州小調、彩雲追月           

酒歌、雪蓮花、         空山鳥語、隨想曲(笙)、賽馬、大黃蜂的飛行(揚)

96

月兒高、流水操秦王破陣樂、豐收鑼鼓      塔塔爾族民歌兩首、劍器

、杵舞石音、春江花月夜、天黑黑            火把節之夜、月兒高(阮笛重)                       

二月、雲南回憶、故鄉情、水鄉歡歌       陽光照耀著美麗的塔什庫爾干(柳)

草螟弄雞公、望春風、六月茉莉、雪蓮花      摘葡萄的姑娘(彈)

97

八月-晚來香                       節日狂歡、江河水(二胡)新翻羽調綠腰、

二黃慢板及變奏                    蘇堤漫步、紫竹調

春、春天組曲全                    酒狂(彈合)、關山月(彈合)、                                         

97

流水操、電視主題組曲、塞外隨想、松             姑蘇情、林中小憩、

白蛇傳(笛)、喜訊傳邊寨、傜族舞曲          奔馳在千里草原、賽馬(齊)             

98

天山盛會、駿馬奔馳、杜鵑花開、摘蘋果的時候         姑蘇情、林中小憩     

穆桂英掛帥、秦兵馬俑幻想曲、騎著馬兒、小丸子  社慶、戰馬奔騰、三五七                        

匈牙利五號、聖誕鈴聲、小美人魚、鐵達尼號、龍貓     鵝鑾鼻之春、豫鄉行

98

、管絃絲竹知多少、雅魯藏布江邊一、鐵達尼號       駝鈴響叮噹

紅梅隨想曲、太行印象、音樂會序曲、春雷            牧民新歌

秦兵馬俑幻想曲、穆桂英掛帥、

99

難忘的潑水節、管絃絲竹知多少                                 密林深處

望春風、江波舞影(中級班)                            

紅樓夢組曲之嘆紅樓、精雯曲、上元節、葬花吟            

誼之風二號-寶島、童年的回憶

99

小時候組曲、難忘的潑水節、誼之風二號、小叮噹           秦川抒懷                                                                      

草原小姊妹、拉黛斯基、甜蜜蜜、葬花吟、鐵達尼號             林中小憩

秋韻、春節序曲、天山盛會、杜鵑花開、櫻桃小丸子             深秋敘                   

00

懷念金曲組曲、八月晚來香、甜蜜蜜、        又是一個豐收年、雲南山歌

紅旗渠、將軍令(顧)、喜慶(中級班)     山村小景、浣紗女、天鵝、

  春天組曲、秋、小丸子、葬花吟         三門峽暢想曲、春到湘江、歡樂的邊寨、聖誕鈴聲、小叮噹、鐵達尼號

 00   

太行印象、將軍令、小叮噹                   掛紅燈

飛天、草笠舞曲、匯流、流水操、               奔馳在千里草原

雷電波爾卡、新婚別、劍魂(中級班) 

01

眾仙會、故都風情、賽馬、頑皮豹、           揚鞭催馬運糧忙、鵝鑾鼻之春

撥弦波爾卡、小美人魚、月亮代表我的心    江南春、鳳陽歌絞八板、葡萄熟了

                                                                                          

.十九、2001.5.18    醫學院第二館:高手觀摩與觀摩高手

 

清新幽雅的環境中,屏氣凝神的觀眾細聆二胡高手們的演奏,這次的高手觀摩著實令人耳目一新印象深刻。這個場地不僅建築十分典雅旁邊還掛了幾幅畫,而且對於擦絃樂器來說,音量音色的效果都很不錯;此外大票建中國樂社員的捧場,解決了以前高手觀摩都是自己人當觀眾的窘況,竟然使得連椅子和節目單都供不應求。當然比較可惜的就是當天沒有其他樂器的節目。

在國樂團的好處,就是經常可以聽到跟自己同一個社團的人演出令自己感動的美妙音樂,而高手觀摩正是其中最佳的機會,眾高手們齊聚一堂,把一學期以來努力練習的曲子展現出來,自然是不同凡響。之前高手觀摩的形式除了一般的獨奏重奏的演出方式外,聽說以前還有人唱歌、之後還曾經有小樂隊的演出,[10]可說是十分多元,此外上次演的那個西索米的曲子叫什麼來著的也是蠻有創意的。

算算大概也聽過十次左右的高手,其中齊孝軒的《鷓鴣飛》、肇寧的《春雨》、蘿蔔的《傣鄉風情》、劉俊頤的《豫鄉行》、第一次的《紅梅》、宜婷的《天鵝》、惠雲的《山鄉春》等等都曾讓我覺得非常感動。聽到熟識的人能演奏得如此棒,總是讓人有更加親切的感覺。

    除了高手觀摩之外,在公演或巡迴時,在幕後靜靜聆聽高手們的獨奏則是另一種享受,可以讓自己有那種「能和如此棒的演出在同一場音樂會出現,真是榮幸得很」之感。最喜歡在巡迴時連聽四場,觀摩高手每場不同的表現詮釋,更是一種極大的享受,像是97巡迴時聽莊承穎的《劍器》和《陽光》、00巡迴時宮玄的《深秋敘》等等都非常棒。

    除了這類的正式演出之外,平時聆聽團內的高手們的練習,也是件很有趣的經驗,有時突然聽到從活動中心的某個方向,傳來某首好曲子新曲子的樂音,就會興奮地去一探演奏者的真面目,發現那個人在練什麼曲子,似乎對我來說就像聽到八卦消息一樣有意思,聽到團內有人在練某首自己也喜歡的曲子,總是很令人高興的,這種場合聽到的東西雖然經常不那麼完整完美,但卻更多了一分真實感。我想像我這種練樂器不夠認真以致於沒好好練好一首曲子的人來說,可能也就只有好好享受欣賞別人演奏的樂趣了。

 

二十  2001.8.26萬壽橋下------  小團體與地下搞頭

    本來還沒法決定要用那一天來帶出這個主題,不過這天的夜烤辦得有聲有色,人數爆多,且一次聚集了老中青三代的團員,讓我再度感受到團裡地下搞頭的活力,也再度感受到國樂團的活力。

我曾經在SGB的版上po過一段話「國樂團的好,不在於它沒有小團體,而是在於各個小團體能在其中各得其所,相得益彰」,記得小肥還語帶詼詣地回了一句,「那麼國樂團本身只是個晃子囉!」

我覺得像國樂團這麼大的一個團體,總不可能每個人和每個人都弄到很熟,每個人之間的關係一定也有親疏之別,因此在這裡人與人因為國樂團而相遇,又因其他的興趣性格相似相合而又彼此結合,於是在國樂團這個「晃子」或說是「最大公因數」之下,便形成了各式各樣的小團體。國樂團的小團體之多,多到有點像是根本就沒有小團體,或說人人都有小團體,不論是遊玩的、唱歌的、聊天八卦的、球類的、電影戲劇的、登山的、吃飯喝酒的、機車的、腳踏車的、音樂的、打牌的、課業的,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組成小團體。忘記是誰曾經說過,參加一個國樂團,等於同時參加好幾個社團一樣,真是說的一點也沒錯。

小團體的特色,就是它不像社團的正式組織那麼嚴密,常常沒有固定的時間地點、更沒有固定的成員,一個人是否作為一個小團體的一員常不是是與否的差別,而是像光譜一樣漸層的方式,合得來合不來就定了彼此的親疏關係,也因為這樣的彈性,在小團體在搞各種活動常常是更加得心應手。

為什麼要有小團體呢?當然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搞活動囉!雖然每年活動部都很費心地辦了很多活動,但就像286曾經說過的名言「人生是虛無的,唯有玩樂才是最真實的存在」,人對於玩樂的需求是無窮無盡的,而且偌大的國樂團中數以百計的人們,對於玩樂總是有各種不同的要求,地下搞頭與為此而出現各種小團體就應運而生了。

    「地下搞頭部長」又是什麼呢?這個幾年前常使用的名詞,用來指稱私底下為國樂團帶來很多玩樂活動的人,後來到最近這個名詞就比較少被使用了。在這幾年之中,這樣的人物也的確很不少,像是在我大一時常常帶小朋友們出去夜遊的蕭老師(很可惜那時我都沒有去)、從正式的活動部長轉入的方翎、辦玩樂活動的超級高手來居、提供大家遊玩場地器材的積積泓、曾經辦了一次「春遊」的紹剛、還有近年來常辦出遊的大鉤等等。由於他們的努力辦活動,讓團裡的更加充滿活動力。         

以下說說幾種國樂團常見的小搞頭吧。吃冰可以說是個最常見的小搞頭了,吃冰的妙處在於時間花的不多,又可以趁團練完之時臨時發起,假如遇上有人有生日書卷考運亨通又可以賺到一個宵夜,就算臺一太擠也還有蜜園和金谷香,真不愧為各種搞頭之首。一直到大二才知到臺一蜜園的我,之後這幾年就幾乎不缺席地參加吃冰的活動,感覺團練完沒去吃冰就好像缺少了什麼一樣,在吃冰的時光裡,讓團練中的各種心情沉澱一下、談談團裡或身邊的事情、講講笑話、聯絡感情,還可以多認識新的學弟妹。

吃合菜也是團內的一個重要的活動。一群人湧向川菜街,選一家坐下(以前重都還在時最常去,後來就比較常到重順),一人點一道菜,之後大家就蓄勢待發。「點菜要流暢」、「年紀最小要盛飯」、菜上桌時的刺激爭菜,還有破紀錄的十五人擠在重順的圓桌側身夾菜,都是合菜時的趣事。近來因為搬到二活,去川菜街的機會變得比較少一些,買回社辦吃的情形變多了,不過有時大家一起到順園等地方吃飯,氣氛也還是很不錯的。

小搞頭最常見的形式之一,就是到某個人家裡去搞,想想這幾年來被玩過的家的真不少。積積泓的兩個家真是算不清楚去過多少次了,麻將、漫畫、還有可愛的小狗,千禧年和跨世紀也都是在這兒愉快地度過了,除此之外,還有院子可以烤肉的尹濟家、連續兩年過聖誕夜的小黃家別墅、音響不錯聽的小葉家、有任天堂可打的紹剛家、可以近觀淡水河煙火的澄祐家,連兩在那跳舞打牌打電動鬧通宵的志岳家、在聖誕夜吵鬧了一整夜的小貓家,對了,還有一次是到我家,這些地點都代表了這幾年來不同的美好回憶。

    國樂團的人其實都蠻喜歡運動的,這可以由各種運動的小搞頭可以看出,像是以前常舉辦的排球活動,很多人常約一起打的羽球,以前常舉辦的滾球活動,近來很多人喜好的撞球都是;登山踏青方面,像是以前來居發起的陽明山步道活動,近年來的暴力團、青春團等等。此外還有以前忘記是誰曾經發起晨泳團,不知後來運作的如何。

    小團體搞頭最常見的,可能莫過於聊天八卦順便吃飯喝茶(或是吃飯喝茶順利聊天八卦),一群比較熟識的人,可以臨時在社辦遇到就去吃飯聊天或討論事情,不常來社團的老人們的則常以吃個飯為號召來會會一陣不見的朋友們,每個世代幾乎都有許多不同的吃飯小團體,靠著這樣的活動,讓大家把友誼情感繼續發展維繫下去。

總之,國樂團的小團體小搞頭實在是太多,一個人想要把國樂團整個玩完還真是相當困難呢!

 

後記:

1終於寫完了,非常謝謝彥輝不斷地提醒摧稿,否則我一定沒辦法順利完成的。

2能在國樂團渡過了這六年多,想想還真是幸福得很,在此真的非常感謝團裡的每一個人,我愛你們。:)

 

上期更正:1第十四版下最下面,集點比賽98年冠軍應該是立人而不是惠雲。

          2第十五版第三塊,第9行「自選曲」應改成「指定曲」



[1]對這兩個遊戲有興趣的可以來找我,多年來為了沒人肯玩這兩個遊戲還真有點遺憾呢!呵,。

[2]將關於社團的大大小小注意事項,像是各種活動、社務情形、社辦環境、樂器介紹等等寫成一整本東西,發給新生,讓新生們更快認識整個社團的情形。

[3]將所有教學部的小師父小徒弟分屬六個家,而當時教學部的六個幹部,則每個人分別做為一家的家大,負責找時間舉辦一些像是午間聚餐; 玩遊戲這一類的家聚活動,以聯絡彼此感情。

[4]這個詳情我不大熟,大致上是把教學部的人分成很多小組,每一小組可能包括各種樂器之人,

就可以合練一些簡單的小曲子,以刺激大家的練樂器的興趣。

[5]二活的不便之一就是沒東西可吃,當初學校所承諾的福利社美食廣場竟然過了三年連什麼都沒有著落,真是不知該說什麼。

[6]《秋韻》、《奔馳在千里草原》、《二月》、《歡樂的夜晚》、《漁舟凱歌》、《誼之風一二》、《詩韻三章》。

[7]大合奏曲目有《春》和《春天組曲》,記得那場曲子長度很短,大約900左右就完了,但演出的表現卻不太理想。

[8]大合奏協奏有《將軍令》、《太行印象》、《飛天》、《流水操》、《匯流》、《新婚別》、《草笠舞曲》、《雷電波爾卡》、總長度超過80分鐘,比99年的巡迴還長。

[9]本表以樂隊對外演出曲目為限,包括迎新、推廣、期末公演、巡迴等,上排為大合奏協奏,下排為小合奏獨奏,不包括高手觀摩、教學觀摩及中級班音樂會,由於資料不全、記憶有限,缺漏在所難免,望補正。

[10]以前曾有個叫做「我的樂團」的小團,由96年入團的那屆的一些新生組成。

創作者介紹

遠之聲:ffaarr的分享世界

ffaar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skyfire
  • 我將學長這兩篇文章從頭到尾看完了。第一個念頭是十分欽佩︰竟然能把多年前的事情寫得那麼有條有理而且詳細,即使是在2001年寫過去六年的點點滴滴,我想換成是我一定會寫起來丟三漏四。之前我曾經試著把我從高中畢業之後的人生理過一遍,發現有好多事情如果不是靠旁人提醒的話,自己根本全忘光了...記憶真的衰退得很厲害。

    不過真正難忘的事情,還是會記得的,只是次序可能要稍微排列一下。

    第二個念頭則是感動…或者可以說是一種始終稍微帶著點遺憾的感動吧。台大國樂團裡有許多是我高中時的同學,「進台大一起再玩國樂團」始終是理所當然的期待,可惜最後事與願違。因為這些朋友的關係,我也曾去參加過台大的團練、演出、甚至是巡迴,學長說的那種種愉快回憶我曾經歷歷在目,但總是缺少那點歸屬感與自在。

    即使如此,看著學長文章裡自己也認識的學長、同學、學弟妹們的名字;那幾年的記憶、那時候的心情,好像又被勾勒回來了。
  • 老實說因為太長了,昨天我貼這兩篇時自己都還沒有完整再看一遍(剛剛才都看完),所以你都看完了我也覺得超感動的。:)最近我也驚覺記憶衰退得很厲害,很多以前覺得理所當然該記得很清楚的事都忘了。我覺得那個時後可以把那時的事記得這麼清楚還能連得起來,應該是心裡面有不斷回想而組織出了一套「說國樂團那幾年的故事」的方式。(還有因為那時還在團裡,還常常有機會跟人分享)不過這造成的結果就是,大學那幾年除了台大國樂團之外的記憶,保留下來比例遠少於國樂團的,還有後來幾年(2001-2004)在國樂團的記憶(當然參與時間少也有關),反而比前幾年要更加模糊。

    ffaarr 於 2009/03/26 09:39 回覆

  • 小肥
  • 張遠你這篇實在太強了!!
    我看了好久才看完

    好多畫面在腦海中飄過

    好懷念
  • 呵呵,這麼舊的文章還能有回響我覺得很高興,小肥祝你最近的事能順利過關!

    ffaarr 於 2009/03/27 09:46 回覆

  • erhu
  • 真是詳盡又精采的回憶啊...真高興我有機會參與到很多部分~非常有參與感!
  • 呵呵!有這麼多人的參與所以才能有這麼多回憶!

    ffaarr 於 2009/03/30 16:48 回覆

  • tyan1223
  • 真難得在部落格看到我熟悉的東西~~~居然還看到小巨人和北市師國樂~~
    我不會剛好有在裡面吧!!哈哈哈~~
  • 您好啊感覺真是有緣。不是很確定說會不會有在裡面,如果您是北市師國樂的的話,又是84-86年次的話,應該就很有可能有參與到其中講到的一些事,甚至見過面也有可能(除了文中提到的中級班合演音樂會之外,我好像某年有一次去參加北市師的演出幫忙吹嗩吶,但忘了是那一年了)順提一下妳部落格裡的食物看起來好好吃!

    ffaarr 於 2009/03/30 16:58 回覆

  • tyan1223
  • 我應該在裡面~~小巨人是我大二還大三才來市師國樂的...
    不過,我不是你說的那段時間的"年次" ^^ 如果是84-86級~~基本上那時候的市師國樂,人數不夠吧~~人數多是88-89級以後的事情~
    另外~~幫忙吹嗩吶..我有點印象~~^^
  • 嗯!可能是我年次的概念有點搞混了(不過中級班合演是1998年2月應該沒錯),總之真是很有緣分。另外,我剛想起來我好像是去演了《歡樂中國節》(還有沒有其他曲子我忘了,因為這首嗩吶有些難而且我是第一次吹所以比較有印象。)

    ffaarr 於 2009/03/31 08:34 回覆

  • tyan1223
  • 那就對了~~那年我大二還大三~~^^
  • musicveter
  • 哇塞,這已經是編年史了...
    有些感覺跟感動我還記著,但大部分具體的地點跟時間,早就忘光光了。
    雖然我雜務很多,不是所有的活動都參加,但團練幾乎都會盡量參加,
    現在聽到這些音樂,還是會回想到以前團練的感覺,是一段很特別的回憶啊。
  • 我覺得音樂帶來的回憶感覺真的很特別。(那種感覺說不上來)跟看文字或直接去回憶就很不同。

    ffaarr 於 2009/04/01 12:48 回覆

  • Dino
  • 真是不好意思這麼久才看到這兩篇

    有個不太熟的朋友,有天知道她是歷史系的,隨口跟她說"張遠是我們這屆的",結果她立刻恭敬起來,直說原來是歷史系名人的朋友,哈哈真是沾光
  • XDDD。有些傳說其實也是沾別人的光的。

    ffaarr 於 2009/05/31 10:15 回覆

  • deborah
  • my god
    張遠你記得好清楚阿
    真是令人懷念
  • 呵,現在要我寫一定也寫不出來了,寫的時候還有去國樂團,所以還印象比較深刻。

    ffaarr 於 2009/06/08 14:21 回覆

  • leafy
  • 話說,迎新宿營通常要出現甘貝熊軟糖水餃才行啊~*茶*
  • 呵甘貝熊水餃實在是重要的回憶,可惜吃到的時候好像沒辦法維持熊的形狀,都是糊成一團了。

    ffaarr 於 2009/06/08 14:26 回覆

  • mai
  • ^_^

    我跟嗩吶惠云是北一國樂同一屆的,我在大學也進了國樂社,看到你的文章真是回憶起以前的種種啊^_^
  • 妳好啊!^-^

    ffaarr 於 2010/07/09 13: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