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部落格太乾了,就把幾年前的舊文來來新發,是關於哆啦A夢的一個小故事的感想。哆啦A夢這部漫畫,不僅有創意也很有趣,很多小故事小片段都頗能發人省思。

這段〈傳染感冒〉,收錄於一般的小學館45卷本(即大然或青文現在的譯本)第二集。

故事大要:

大雄他爸爸早上起來得了重感冒,十分難過,但公司有個重要會議一定要參加,大雄問小叮噹有沒有可以治感冒的道具,小叮噹說只有傳染感冒的工具(樣子像小朋友玩的玩具電話筒,兩人拿著,感冒的人對著咳就可以把感冒傳給別人,自己病就好了)大雄就想說先把感冒傳給自己,再想辦法傳給什麼人好了。


  果然,爸爸好了去上班了,大雄變得很難過,想了想什麼人得了感冒也沒關係,又是討厭的傢伙,於是想到了技安,但是到他家也找不著他,真是十分難過,先遇到了宜靜邀他來自己家裡玩,被大雄大吼不要靠近,雖然是出自怕傳染給她的好意,還是讓宜靜很不高興。
  
  後來碰到了阿福,被阿福笑說在玩幼稚的玩具,於是決定傳給他,傳給了阿福,但卻看到阿福因為感冒,而不能和爸爸去看電影的難過模樣,
大雄和小叮噹覺得自己「做了壞事了」(這點原文就比翻譯要更深刻一點,青文板的翻譯是說「真對不起…」臉上露出慚愧難過的表情,於是又要阿福再把感冒傳回來。
  大雄還是一把鼻涕一直咳嗽地難過,終於終於找到了目標技安,小叮噹和大雄露出十分興奮的表情(遇到技安這麼高興還真難得),但技安一看到大雄在感冒,反而露出同情擔心的表情,要大雄多保重,
如果有需要,家裡有特效藥可以給他,讓正想把道具遞給技安的大雄沒法子了。按安:「有什麼事找我?」大雄為難貌:「什麼也沒有」。
  
  沒有人可以傳感冒弄得很慘的大雄,最後還好遇上一個光著上身到處晃的人,
他因為喜歡一個護士,想要藉感冒去接近她,可是太健康了,於是大雄就把感冒傳給他了,最後就在皆大歡喜中結束了這段。

-----------

         平常自己有討厭的事情必須要做時,當然最希望的就是,一個喜歡自願做這件事的人出來承擔了,這段裡面最後出現的那個怪人就好像是這種一般人的夢想。但是這畢竟只是漫畫中的理想結局,經常這種怪人是不存在的,不過,即使那個人不是真的喜歡承擔這件事,我們至少希望對方表現得讓我們覺得,或者假裝覺得他是真的因為喜歡做這件事而笑臉承受了。這會讓我們心裡比較好受。

        退而求其次,則會希望把這件事推給雖然不喜歡,但對他的影響不那麼嚴重,不會讓他難過得哇哇大叫的人,像把感冒推給技安一樣。

        有些人像阿福那樣儘管令人討厭,但轉眼又變得可憐,大哭大叫,要把討厭的事推給這種人讓事情變得更加麻煩。當然最不希望的則是推給自己喜歡的人像是宜靜。

       用道具把感冒傳給別人,會讓大雄和小叮噹感到良心不安,在現實世界中,這樣的作法應該也會令我們感到罪惡感。但這是不是因為在我們的常識裡,
傳感冒給別人的作法是不存在的。反之,自己經常在做的,把討厭的事情推給別人,就覺得沒有那麼嚴重,甚至希望找個理想的對象來推,以便讓自己更加心安理得的如此做。

       希望自己以後想要做逃避責任的事的時候,能像大雄和小叮噹一樣
發現自己「做了壞事了。」

創作者介紹

遠之聲:ffaarr的分享世界

ffaar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uko
  • 很有趣的故事阿
    多啦A夢的內容長大了看都有一番新體驗